Nekone的糖果铺_

-头像图源 - 霏茶
-本体是只猫♪圈名Nekone/浪猫
-专属画手柳柳。
-这个号不产全职相关,全职在另一个号。
-除了赠文、本宣、repo外其他文一律禁止无权转载,也包括lof站内。
-文的链接在导航那~
-评论>小蓝手≥小红心

————————————
L!O!V!E!hajime love!

月歌主产始隼海春。

年长组是天使!L!O!V!E!始隼海春 love!
ES2wink和leo推,大概是个假的奶次p( 墙头ud。
————————————

cp洁癖略严重,婉拒ky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月歌:始隼/海春/郁泪/恋驱。年中组怎么搭配都吃。
ES:泉岚/leo司/零英。朔间骨科也吃。
家教:雾云/岚空/XS。
APH:米英/露中/法加/亲子分/独伊。
魔卡少女樱:狼樱/桃雪。桃雪轻微过激,不接受雪兔和月是同一个人的说法。

————————————
微博id:Nekone_

[喻黄]跨越时空遇见你

【给@柒屐マリオ 的粮食兼迟到的生贺以及给阿柒中考加油打气的一篇喻黄w阿柒中考加油,等你的好消息!】

  入坑以来第一篇喻黄,总觉得没写好,虚_(:3」∠)_
  喻黄两人十岁年龄差慎。

——————喻黄《跨越时空遇见你》

  缘分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由于工作原因,喻文州打算搬到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小区内。这片小区之前是一大片没人住的老房子,后来被人看中买下这块地,并在这里盖起了房子。前身是多年没人住的老房子,肯定免不了有一些关于鬼怪的传言,但喻文州不在意,他也不信这些,只要离公司近就行。
  搬进新家的那天,喻文州把一切收拾妥当后,在自己房间里发现一本明显不属于他自己的笔记本。他随手翻开,扉页上用幼圆字体写着“黄少天”,旁边的字迹略显潦草,喻文州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会才看出是“各科笔记”四个字。
  “应该是上一户人家家里的小孩落在这里的笔记本,嗯……”喻文州又往后翻了几页,笔记的内容也并不多,而且比起笔记,吸引喻文州的是这个叫黄少天的孩子在每个笔记旁或多或少的吐槽,比如“靠靠靠这两个三角形明显就是一模一样的还非得要证什么全等出题人脑子有坑?!!”“学地理也就算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学会把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填到地图上我特么以后又不是去干这行的!!!!!”之类的话,满打满算下来,吐槽比笔记还多。
  噗嗤。喻文州不禁笑出声。
  笔记并没有多少页,大概是笔记本的主人坚持了几天之后就没有再继续记录下去了。喻文州拿着笔记本纠结了一会,顺手塞进公文包里,想着明天出门上班时顺便去中介那里问一问,看看能不能打听到关于上一户人家的消息。

第二天出门时,喻文州因为头一天收拾新家忙得太晚,导致上班险些迟到,待他到达公司坐定后,才发现笔记本也在包里。
  “算了,回去的时候再问吧。”喻文州把笔记本放在一边,开始一天的工作。
  临近中午时经理来找过他,给了喻文州一个电话,让他打电话联系这个客户,忙得不可开交的喻文州直接用铅笔把电话记在了笔记本上——到时候可以擦掉。喻文州这么想着。

  直到晚上回到家时,喻文州才想起经理交给他的任务,他打开那本笔记本,意外地发现那行电话号码下面多了几行字。
  “我靠为什么我的笔记本上会出现这串东西?!这什么啊这字迹很明显不是我的我的笔记本也一直在包里没有拿出来过啊?!!”
  喻文州也很懵逼,他今天一天除了把笔记本放在自己办公桌上之外,剩下的时间笔记本就乖乖在自己包里。而且公司里没人的字体是幼圆,也没有谁会是话唠。
  抱着一种不太确定的想法,喻文州提笔在那段话下面小心翼翼写着:
  “少天,可以这样称呼你么?你先别激动,这本笔记本是我在自己家里捡到的,那串电话号码也是我记下的。我猜这本笔记本可能能让你我看见对方写下的东西。”
  写完,喻文州轻轻放下笔,然后将笔记本合上,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深吸一口气。之前他还不信所谓的关系鬼怪的传言,但现在倒是被自己遇上了。只是喻文州有一点小激动,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过一会,当喻文州怀着忐忑的心情翻开笔记本时,不出所料地看见一大段文字,满满的是属于黄少天特有的笔迹和口气。喻文州嘴角悄悄上扬,用指尖一个个字点过去阅读着,像呵护一件珍贵物品那般。
  “等等?!信息量太大先让我消化一下!”
  “消化完了但是我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啊!这本笔记本搬家时我明明带过来了啊怎么可能会落在那边!不对你是谁话说我那个家那么旧你怎么会去那……不不不重点是为什么这本笔记本有这种功能?!”
  果然还是小孩子。喻文州笑出声,依旧用铅笔回复:
  “这里是小区哦,不会很很旧啊,少天你确定你之前住这里?”
  不出喻文州所料,黄少天一直在看着笔记本,几乎是1分钟后,黄少天就回复了,话还是那么多,字迹有点凌乱,不过还是幼圆字体。
  “什么啊我住的地方是老房子现在家庭条件好些了才搬离那里的!虽然家庭条件是好了但是我们也没到能住进小区的地步……聊了这么久了你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你知道我名字但我不知道你名字感觉好不公平!”
  即使没有面对面,喻文州也能想象得出来黄少天现在的表情,跟他一样有些小激动小兴奋,带着黄少天那个年龄特有的活力青春,此刻正一脸不屑地盯着笔记本。
  喻文州把前后对话联系起来仔细想了想,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猜测:
  “我叫喻文州。少天,虽然不太可能,不过我想问问你,现在的年份是?”
  黄少天这次回答得很快,迅速写下年份。
  果然,跨越了十年的对话。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写下的年份若有所思。
  “少天,我来自十年后,或许你不相信,但我确实没骗你。这片小区之前或许正好是你住的老房子,但为什么你带走了笔记本而我还能找到,我想,可能是我们处在不同的时空,也就是说某种意义上的平行世界。”
  写完这段话,黄少天那边迟迟没有动静,喻文州想着是不是小孩子受到了惊吓,正想再写点什么安慰一下时,笔记本上逐渐浮现出一段话:
  “原来是这样!感觉好有趣的样子!对了文州我可以这么叫你的对吧你不介意告诉我一些关于十年后的事情吧!”
  黄少天没有喻文州预想中的害怕,相反黄少天还很激动,不停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一段又一段的话。
  也对,都已经能用笔记本聊天了,那平行世界什么的估计也没什么好惊讶的,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还真是胆大。喻文州笑着摇摇头。
  “文州你姓‘鱼’啊喻这个姓很少见呢而且文州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第四声,不是第二声,少天你的语文都学哪去了?”喻文州好笑地用笔帽戳戳书页。
  “……………我我我只是被中考备考冲昏了头脑!我知道是第四声!文州你知道吗临近中考我们的卷子成堆的跟山一样我都要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我靠……”
  黄少天字里行间透露着满满的无奈,喻文州也理解,他经历过中考甚至是高考,也明白压力有多大。喻文州在脑海里脑补了一下黄少天沮丧的样子,又继续脑补出金毛黄少天耷拉下来的耳朵和尾巴,一天下来因为工作带来的疲劳一扫而空。他心情很好地回复:
  “压力大是自然的,不过我相信少天能克服,因为少天是这样的阳光且无所畏惧,所以不要怕。当然少天如果有什么压力或者有什么难题可以跟我说,我很愿意帮你。”
  画下句号后顿了顿,喻文州又加上一个“^^”的表情,试图让自己的口气看起来不显得那么沉重,以免给黄少天带来更大的压力。
  “嘿我黄少天是谁这点困难怎么会难倒我!文州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学的!不行我得赶快去写作业了文州我们明天聊你明天还在的对吧!”
  “在,只要少天需要,我一直都会在。”

  借着这个笔记本,黄少天从此以后每天写完作业都会找喻文州聊天,有时候是生活琐事,有时候是向喻文州请教不会的难题。当黄少天向喻文州请教难题时,喻文州都会耐心地用他好看的字体写下解答过程,每次都会引来黄少天的赞叹。
   当然也有过各种玩笑和互损。喻文州就曾打趣过黄少天的字体,说他明明是初中生了,字体还跟小学生一样。黄少天特别不服气地辩解是习惯,一时半会改不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笔记本很快就要被写完,离黄少天中考的日子也近了。
  “少天,笔记本快写完了,之后要怎么联系?我这只有一本你的笔记本。”
  “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啊到底要怎么办?!!笔记本写完后就真的不能跟文州你聊天了吗没有其他方法了?!”
  黄少天是真着急,也是真的舍不得喻文州,不然喻文州那边的笔记本怎会无故多了几点湿润的痕迹?
  喻文州也没辙,本来跨越时空这种事就很不可思议了,他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
  “少天,你可以把我们之前的对话擦掉,都是用铅笔写的,可以擦。这样我们又可以继续聊天了。”
  “不要!这是我和文州的回忆我才不擦!啊啊啊等中考完之后再说吧!会有解决方法的,一定!”
  “嗯,什么都别想,先好好迎接中考。大后天就开始了对吧,加油,我相信少天可以的^^”
  “肯定会考好的!毕竟文州教得这么好我再不考好就太说不过去了。文州我这几天先不和你聊了,我要先沉下心来,这样也能多留几页让我和你聊得更久。”
  “好,少天中考加油,我在另一个时空为你加油,等你的好消息。”
  “嗯!回聊!”

  两人的对话就此停止,黄少天也真的如他所说那样没来找过喻文州。在黄少天上考场的前一晚,喻文州在笔记本上写下有力的“加油”,明知道黄少天不会看,但喻文州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给黄少天加油。
  中考两天终于过去,喻文州以为黄少天第一时间会来找自己,但喻文州一直等到平时黄少天跟他说“晚安”的时间,也没有等来黄少天。
  黄少天仿佛在说完“回聊”的那天后就人间蒸发了,喻文州每次满怀期待地打开笔记本,每次都是失望地合上。
  想他,喻文州从来没有这样想念过一个人。就算没有见过面,喻文州也能肯定自己喜欢上了黄少天,喜欢他的活泼开朗,喜欢他的不畏困难无所畏惧。
  但是毕竟是两个时空的人啊……喻文州把手臂压在眼睛上,重重叹口气。

  距离黄少天消失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经理在某一天走进喻文州所在的部门,给他们介绍一位新成员。
   “嘿大家好我是黄少天很高兴能来到这里跟大家一起工作,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喻文州的头猛地抬起,瞪大眼睛看着现在门口的那人。
  跟他想象中几乎一模一样的外貌,浅棕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射下发着光,爽朗活泼的笑容是喻文州想过很多次的。黄少天的出现像阳光一样照进公司,连发尾都透出一股活力。
  喻文州轻轻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对他伸出手,礼貌地笑着:“你好,我是喻文州,今后请多多指教。”
  “文州?!你……!”黄少天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呼之欲出的尖叫,他强压下第一天就出糗的行为,晕晕乎乎地被喻文州拽到茶水间。

  进了茶水间把外面的喧闹隔绝了,黄少天才反应过来,他望着喻文州一脸不可置信。
  “文州啊啊啊真的是你?!我怎么也想不到会遇到你自从那本笔记本被我不小心弄丢了之后我整个人都伤心了好久以为再也没办法联系你了!”
  “能再次遇见少天我也很高兴,原来笔记本是被你弄丢了么,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还让我失落了一段时间。
  “对啊我中考完清理书籍时就不知道被我不小心落在哪里了!后悔了好久早知道会弄丢我就应该把剩下那几页都写完!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能找到文州你就行。对了文州笔记本你还留着对吧。”
  “留着,这也是我和少天的回忆啊怎么会丢呢。正好我把笔记本带来了公司,少天要看么?”
  “看看看!我要回顾一下。不过为什么文州你会把笔记本带来公司?”
  “为了能随时回应你。”喻文州笑着。

  黄少天又再次见到了那本笔记本,他轻轻抚摸着外壳,然后打开一页页翻看下去。看到最后,黄少天对着喻文州给他留的那段话张大了嘴巴。
  “文州,这这这……是真的?”黄少天惊讶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是真的。所以,少天的回应呢?”喻文州眉眼弯弯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满脸通红地拿起一旁的铅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我也是”三个字。
  喻文州在冬季难得的阳光中抱住了黄少天。阳光照在两人身上,温暖而又美好。

  喻文州写的是:“少天,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回复我,但是我想跟你说,我可能,喜欢上你了。很惊讶对么,因为我们之间有着10岁年龄差,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你。少天,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希望你能给我个回应。”
  在这段话下面,隔了十年,喻文州终于等到黄少天的答复,他用坚定有力的仿宋体,写下了“我也是”三个字。

  即使是在不同的时空,我还是遇见了你,并且我很庆幸,你还记得那段回忆。
  缘分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好是被缘分眷顾的幸运儿。

——————喻黄《跨越时空遇见你》Fin.

啊啊啊我终于写完了…手机码字真累OJZ
  第一次写喻黄,尽力了_(:3」∠)_欢迎各位的评论和指正(*ˉ︶ˉ*)
  其实最后本来少天是没有另一个时空的记忆的(。)但是为了给我的第一篇喻黄一个好结局,还是让少天开挂啦x
我说我初心是喻黄有人信么😂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跳进江周昊翔坑,然后在经过了阿柒的大量无形安利后,我开始向喻黄进军。没错以后我就主写江周昊翔喻黄了(。)
  以上,感谢你能看到这里,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20)
热度(85)

© Nekone的糖果铺_ | Powered by LOFTER